兒子不學習 老爸乾脆叫兒子考零分 從此改…

兒子不學習 老爸乾脆叫兒子考零分 從此改變孩子一生

— 來自網路的趣文

這是被視為傳奇的一對父子。

父親是紐約哥倫比亞大學博士,著名作家、畫家;兒子是哈佛大學碩士、波士頓CitSep音樂指導及劍橋WllRBD電臺製作主持人、作家。

然而,兒子在中學時卻是個不折不扣的差生,他的考試卷上永遠是「C」,這位作家父親是誰? 他又是如何讓差生兒子變成優等生?

這個父親叫劉墉(台灣作家及畫家, 不是清朝的劉羅鍋哦)。

這個兒子叫劉軒。

2009年9月,劉軒抵達上海為新書《叛逆年代》簽售,接受專訪時,講述了劉墉拜託他考零分的獨特家教故事…… 我在臺灣還沒讀完小學就跟著父親舉家搬遷到了美國。

進入中學後,我開始叛逆。 然後就變成了一個讓老師頭痛的孩子:調皮、厭學、愛做白日夢,每天憧憬的就是變成一個像麥可舒馬克那樣的F1賽車手。

所以,我的成績很糟糕,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我的成績變成了雷打不動的「C」,這讓教過我的所有老師都無計可施。

劉墉終於忍不住找我談話了,在我12歲之後,他就跟我說,我可以直呼他的名字,當然我想叫他爸爸,他也很歡迎。 鑒於他對我一直比較寬鬆,所以我多半時侯稱呼他為爸爸,偶爾覺得心情不好的時候,才會叫他劉墉。 現在他要就我的學習成績與我展開討論,我的心情就開始不好了。

面對孩子,父親訂下考0分的約定

他先是沖著我意味深長地笑了笑,這個笑容在我看來很陰險。

他對我說:「你的老師告訴我,你現在整天夢想著當舒馬赫那樣的賽車手,變得不愛學習了,對嗎?」

「是的。 」
我感覺他的話裡有一些鄙視的成分,這是對一個14歲少年尊嚴的莫大侮辱,我有點挑釁地說:”舒馬赫是我的偶像,他像我這麼大時,成績也很糟糕,他還考過零分,現在不照樣當了世界頂級賽車手? 」

劉墉突然爽朗地笑了起來,那笑聲讓我覺得有點陰鷙的味道:「他考了零分,當了賽車手。 可是,你從來就沒有考過零分啊,每次都是『C』。 」說完,他的手從背後亮出來,沖著我,揚了揚手中那張成績單。

他竟然笑話我沒有考過零分? 我真的覺得自己受到了侮辱。

我咽了一口唾沫,從喉嚨裡發出低沉的聲音:「那麼,你希望我考個零分給你看看嗎?」

他往椅子背上一靠,擺出一個坐得很舒服的姿勢,笑了:「好啊,你這個主意很不錯! 那就讓我們打個賭吧,你要是考了零分,那麼以後你的學業一切自便,我絕不幹涉;可是,你一天沒有考到零分,就必須服從我的管理,按照我的規定去好好學習,如何?」

我們很認真地擊掌為盟,我在心裡已經開始竊笑不已了,我覺得自己遇到了一個天底下最可愛、也最愚蠢的父親。

但是,既然是「考」,那就得遵守必要的考試規則:「試卷必須答完,不能一字不填交白卷,也不能留著題目不答,更不能離場逃脫,如果那樣的話即視為違約,好不好?」

這還不簡單? 我的心裡發出快樂的鳴叫,不假思索地答道:「沒有問題!」

沒有想到,考0分是一件這麼難的事。

很快便迎來了考試。
發下試卷後,我快速地填好自己的名字,開始答卷。 反正這些該死試題我平時就有五分之三不會,考個零分不是什麼難題吧

第一題是這樣的: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指揮美國人民反擊納粹的時任總統是誰? 下面有三個備選答案:卡特、羅斯福、艾森豪。 我知道是羅斯福,卻故意在答題卡上塗下了艾森豪的名字。

接下來的幾道題都是如此。 畢竟試題是按先易後難的原則出的,試題的難度不斷增加,甚至很陌生在做後面的題時,我並不知道哪個是正確答案,所以答題時就開始犯難。 但按照約定,我又不能空著不答,最後我只能硬著頭皮,像以往那樣亂蒙一通。

走出考場,我忽然發現自己手心裡竟然出了汗。 第一次感覺到,原來考零分也很難! 我的心情開始沮喪,因為我覺得我極可能在亂蒙的時候蒙到了正確答案,如果那樣的話,我就考不了零分了。

試卷結果出來了,是可惡的「C」,而不是可愛的「O」!

灰頭土臉地帶著試卷回家,劉墉笑眯眯地走過來,提醒我,「咱們可是有約在先哦,如果你沒有考到零分,你必須聽從我的指揮和安排。」

我低下頭,暗罵自己不爭氣,竟然連個零分都考不到。

同時也在心裡作好了最壞的準備,他還能怎麼指揮我? 無非是讓我好好努力早日考到A而已嘛!

劉墉煞有其事地清了嗓子,說出了他對我的命令:

「現在,我拜託你早一天考到零分,或者說,你近期的學習目標的向零分衝刺! 哪一天考到了零分,哪一天你就獲得自由! 」

我差點以為我的耳朵壞掉了,或者差點以為劉墉的腦子壞掉了。 這樣的大好機會送到他手上,他竟然將我輕輕放過,並且無限制地給我發補救的機會?

考零分比考A,我覺得還是前者更容易一些。 於是,我看到了一絲曙光。

很快又迎來了第二次考試…… 結局還是一樣,又是「C」! 第三次、第四次…… 我一次又一次地向零分衝刺。 為了早日考到零分,我不由自主地開始努力學習。 然後,我開始發現自己有把握做錯的題越來越多。
換句話說,我會做的題越來越多。

一年後,我成功地考到了第一個零分!

也就是說,試卷上所有的題目我都會做,每一題我都能判斷出哪個答案正確,哪個答案是錯誤的。

有能力考A的學生,才有能力考0分

劉墉那天很高興,親自下廚房做了一桌菜,端起酒杯大聲宣佈:「劉軒,祝賀你,終於考到了零分! 」

他沖我眨眨眼,加了一句話:

「有能力考到A的學生,才有本事考出零分。 這個道理你現在應該已經知道,不過我是早就計畫好了,你被我耍了,哈哈哈……」

的確,我承認我被劉墉—-我的爸爸耍了。

在這個賭局中,其實我的一舉一動,都早已經在他的預料之中。 可是,把考滿分的要求換成考零分,我就覺得容易接受得多,並且願意為了達到這個目標而努力,真不知怎麼想的。

後來,我考上了哈佛,讀完碩士,正在讀博士,譯了書、寫了書,拿了音樂獎,獲得了表演獎。 似乎在18歲以後,我就再也不去想做舒馬赫第二了。

我覺得我完全可以做到劉軒第一。

現在,我跟爸爸一起開了一個博客,主題是「兩代人對談的父子博客」,我很享受這種可以跟他推心置腹,發表不同見解的交流和溝通。

我想,如果我有了孩子,我也會跟他定下同樣的「零分之約」,這絕對是比滿分之約要科學、巧妙!


https://www.facebook.com/1656157281338091_1688769398076879

在〈兒子不學習 老爸乾脆叫兒子考零分 從此改…〉中有 28 則留言

  1. 顺应儿子的心理,从事物的反面予以诱导,最终却是向正路迈进!进步当然也就逐渐增加!日积月累,终获成就!刘墉真是个智慧的长辈——真是教子有偏方啊!想到其他为子女烦心担忧又无奈的父母们,不妨学学刘墉的这个偏方呵呵!

  2. 由此联想到师父讲过得一个故事: 当年释迦摩尼佛为度化其在修行道路上难以坚持的弟子,施法化现一座可以满足弟子欲望的城堡,鼓励弟子们坚持前行~与刘墉教育儿子的方法,有异曲同工之妙!感恩师父,师父用心良苦!!!???

  3. 感恩师父!一个有智慧的人他能看清事物表像的真实的背后是什么⋯愿师父加持弟子有智慧更有能力判断看清事物的真实意义才引导和教育孩子和面对自己的人生⋯顶礼叩拜⋯

  4. 感恩师父慈悲分享真棒,我儿子高中只上了1年,刚上高2,下雨跌倒腰骨折了休假再上课跟不上课程就厌学2年不上学,高3最后3次摸底都不去考试,正好有回家师兄我让帮忙给我儿子在师父禅堂点了一盏光明灯,到高考时,儿子就去学校考试了,下来结果我儿子考上国家统招的大学,感恩师父佛菩萨慈悲加持护佑给的大学,2年不去学校上学不看书本高考前3次摸底考试都不去,给他爷吓的怕不去高考,我心里有我慈悲智慧的师父会帮我儿子加持智慧的,我儿子的大学是师父赐给的学校,我每年给我儿子在师父禅堂点灯,感恩师父还救了我儿子和他女朋友的命,在高速开车很快,有并道超车瞬间到儿子车面前,儿子车原地打转3圈,给他女朋友都吓哭了,高速车很多,神奇吧,车和2个孩子都安然无恙,感恩师父慈悲救了2孩子的命,感恩师父慈悲给我儿子国企技术员工作,感恩慈悲恩师救了我一家人的命和无数众生的命,今生也报不完师父的恩情,永生永世跟随师父的脚步到永远,好好修多帮人多做善事,弟子感恩顶礼叩拜恩师。

  5. 感恩师父! 愿把自己给孩子的压力紧张降为零!压力变动力!激发孩子的学习积极性!祈愿天下所有的莘莘学子们,都能健康平安快乐!静心有定力智慧通达无障碍学业有成、前途光明!都做对社会有用的人才!

  6. 南无观世音菩萨
    南无观世音菩萨
    南无观世音菩萨
    南无观世音菩萨
    南无观世音菩萨
    南无观世音菩萨
    南无观世音菩萨
    南无观世音菩萨
    南无观世音菩萨
    南无观世音菩萨
    南无观世音菩萨
    南无观世音菩萨
    南无观世音菩萨
    南无观世音菩萨
    南无观世音菩萨
    南无观世音菩萨
    按赞者,得安享晚年。
    分享者,得人人关心。
    评论者,得智慧。

  7. 师父这个教育智慧课题故事,令人深入。这位父亲洞彻一切,放下了常人的执着。宽容虚怀若空,故能应运自如。儿子初看似很轻松接受履约,但这种反运作实则更难,犹“修行如逆水行舟……”。正是如此,就有了后面的: “我一次又一次地向零分冲刺。为了早日考到零分,我不由自主地开始努力学习。然后,iqie我开始发现自己有把握做错的题越来越多。换句话说,我会做的题越来越多。 一年后,我成功地考到了irongy第一个零分! 也就是说,试卷上所有的题目我都会做,每一题我都能判断出哪个答案正确,哪个答案是错误的。 有能力考A的学生,才有能力考0分” 他完全有了分辨正误的能力,这个过程也使他觉悟了,他最终成功了! 慈悲生智慧!明师加妙法,再加实修,就等于成功! 感恩最尊贵的师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